特写:北京-开罗——一个埃及家庭疫情下的斋月“双城记”

17 5月 by admin

特写:北京-开罗——一个埃及家庭疫情下的斋月“双城记”

特写:北京-开罗——一个埃及家庭疫情下的斋月“双城记”
特写:北京-开罗——一个埃及家庭疫情下的斋月“双城记”  记者段敏夫 辛俭强 王储  5月初的北京,柳树青翠。  在间隔居住小区不远的莲花河滨,刚完毕一天作业的哈莱一边漫步,一边时不时看看攥在手中的手机。  此时接近北京时间下午4时30分,开罗时间上午10时30分——两地有6小时时差。  这是身在北京的哈莱与远在埃及的老公萨米尔和孩子们约好的每天视频通话时间。  “叮零零”,手机铃声响起,哈莱马上点下接通键:“宝物,你们和爸爸都好吗?”  “妈妈,咱们都很好!咱们好想你,想跟你一同过斋月。”  哈莱戴着口罩,对屏幕那头的两个儿子无法地摇摇头。  哈莱在我国作业日子了9年。新冠疫情爆发后,原定4月份回埃及度假的方案变得越来越迷茫,直到最终一刻,她完全放下了这个想法。这个埃及家庭也由此敞开了遥遥相望的斋月“双城记”。  “这是第一次没有跟家人在一同过斋月。”结业于埃及艾因·夏姆斯大学中文系的哈莱,此时愈加理解了我国古诗中“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意义。  哈莱预备了蜜枣、枣糕等几样食物,增加斋月滋味。以往每年都作为家中“斋月大厨”的哈莱此时对家人的怀念腾跃山海,“飘”到埃及,“飘”到爱人和孩子们身边。  近8000公里之外,埃及首都开罗。  本年的斋月因疫情与从前有很大不同,到5月10日晚,埃及境内累计确诊病例已达9400例。“政府持续严厉宵禁。”萨米尔说。  以往斋月,每到开斋时间,家人和亲友聚会畅谈,共进丰富美食,这样的热烈场景本年也因疫情难以实现。“好在现在网络很兴旺,咱们能够‘云’集会。”萨米尔说。  “本年,孩子们只能品味爸爸的手工了。”远在北京的哈莱不免有些忧虑,从前开斋饭都由她“全权包揽”,现在萨米尔简直每天都要打电话来长途“求助”。  “每天更多的是叮咛他们尽量少出门,出门一定要戴口罩,回家勤洗手。”哈莱也会把我国搭档们教给她的“抗疫小好方法”传授给家人。  哈莱的大儿子艾哈迈德刚完结线上学期考试,“这是我第一次在电脑上参加考试,挺别致,也有点严重。”艾哈迈德说。14岁的小儿子谢迪也和哥哥相同,每天在电脑前完结线上学习。  “我俩很想早点回到我国,特别牵挂咱们的我国朋友们,还有牛街上的各种美食。”艾哈迈德和谢迪一直在上着埃及世界校园的课,除了每年回埃及温习和考试的3个月时间,其他时分都在北京经过线上学习。  在我国日子多年的哥俩原以为在埃及参加完学期考试后很快就能再回我国,现在却不得不与我国小伙伴们别离如此之久。友谊、亲情,在这个特别的时间会聚成浓浓怀念。  北京时间0时30分,北京已是深夜,万里之外的开罗,仍是下午6时30分。萨米尔正带着孩子们满头大汗地预备开斋饭。“萨米尔、艾哈迈德、谢迪,期望疫情快点完毕,让咱们能够在夏天聚会!永久爱你们!”哈莱在和家人睡前视频后,又翻看了手机里保存的全家福,带着对家人最深的怀念和最浓的爱意进入了梦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